您现在的位置是:im电竞app下载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文化观点》从殖民地归来的风 (7-6)

2021-09-26 14:26

安部公房《急欲轻生的鲸群》封面   图片:邱振瑞提供。

大时代中的秘谋

综上所述,这的确是大时代的悲剧,我们不妨回顾日侨遣返事件经纬。

据史料指出,1945年8月9日,随著苏联军进入日本人创建的满洲国,中国东北部顿时成了苏联和中国国民党、共产党三方激烈争夺战的战场。这时候,滞留的日本人沦为弃民,安然回国的希望渺茫。然而,战后两年内,遣返即告大致结束。这是因于1946年美中两国在上海召开秘密会议,所做出的遣返决定。美国判断中国将全面共产化,这样一来,日本人将成为不安定的因素,必须将其驱逐出中国境内。在会议中,决定由美国提供运输船,首先把国民党军从华南运送至华北,同时把百万在满日侨接运回国。更确切地说,遣返是国共内战中美国对国民政府实施援助的一环。经过与苏联的交涉,最后选定不受共产党势力影响的葫芦岛作为遣返地。换言之,1945年8月9日,当苏联红军在八月风暴行动中迅速攻入中国东北之后,日本政府在匆忙制定《对苏作战计划要纲》时未提及对日侨的保护,而关东军也由于军力不够,下达了“全民动员”的指令,征召了开拓团的所有的十八岁到四十五岁的男性,仅留下了老人、妇女和孩子。另一方面,在日本政府的现地定居方针中指示“为备战后满洲国的复兴及重建,关东军总司令官将制定一个计划使较多日侨派留在中国大陆……”,当时日本政府和关东军迫于战况危急,对于当地实行消息封锁,开拓团自然对战况无从得知。在战斗爆发之后,关东军急于向后方大量撤走军人和军属,未有对日侨做出任何保护。缺少军队保护的日侨被迫紧急撤退,向大连和丹东集结以期乘船回国,从而出现了百万逃难大军。根据调查,这些遗留下来的开拓团民主要分散于吉林和黑龙江,而且以妇孺老弱居多。

开拓民的艰辛任务

据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历史所专家介绍,日本“开拓团”向中国移民始于1905年,分为“试点移民”“武装移民”“国策移民”三个阶段,移民人数不断扩大。从“九一八事变”到日本战败投降,日本在中国东北十余年的殖民统治中,除农业移民之外,还有政治移民、工业移民、商业移民、文化移民等,总人数达百万以上。开拓民是移民的专称。1939年12月,日本帝国发表《满洲开拓政策基本要纲》,将“满洲开拓政策”定为重要国策,始称移民为开拓民,并分为日本内地人开拓民,朝鲜开拓民和内国开拓民三种。日本内地开拓民即日本移民,包括开拓农民,半农的开拓民(铁道、林业、渔业、商工、酪农、烟草等)、大陆归农开拓民(转业开拓民)以及开拓青年义勇队。

另外,开拓农业实验所,报国农场,开拓女塾,满洲建设勤劳奉仕队视为准开拓民,移民的形式最初有集团和自由两种,中间又分为集团,集合,分散三种,后来,撤销了集团集合的区别,凡是50户以上的都作为“集团开拓民”。“集团开拓民”是以构成开拓据点和村落为目的,由日本政府直接组办并给以优厚补贴,配备在重要地点,主要是东北北部。自由或分散开拓民包括铁道总局经办的自警村移民,满洲林野局经办的林业移民和满拓公社经办的纯自由移民。每团人数较少,分布在东北各地集团开拓民据点的附近和城郊或原有街村。分散开拓民包括缘故移民。义勇队开拓民是经过青年义勇队训练所训练的青少年所组成的义勇队开拓团的成员。他们是日本军队的直接的后备力量。朝鲜开拓民分为集团、集合、分散三种形式,自1939年12月起,原则上准照日本内地人开拓民办理。内国开拓民是由于日本开拓团的迁入而被剥夺土地赶出家园到边疆开荒的中国农民。截至1934年止,这种被迫迁移的“内国开拓民”多达40771户。(参见:吴忠观,人口科学辞典: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1997)

前往劫后余生的乐园

关于二战时期,日本人在国外的人数有各种统计数字,包含330万名陆海军人、文职人员和平民在内,共计660万人。撇开政治修辞的粉饰,所谓“国外”即是日本的殖民地:朝鲜、台湾、桦太(库页岛、萨哈林),都在日本的统治之下。正如上述,出于战败和政治真空的事实,日本政府对于在海外殖民地的撤侨活动并不积极或者说无力施为。同样是撤侨活动,因不同地域遣返的过程却截然不同。比起北朝鲜和中国东北部的满洲国,台湾和南朝鲜的日本侨民在遣返进程相对顺利得多。直到1946年,滞留台湾32万人、南朝鲜42万名侨民,几乎都返回了日本。必须指出,1945年8月9日,苏联入侵满洲的同时,就有部分关东军高层和满铁的高阶职员家人,很早即坐上特别快车南下,利用特权成功返回日本。这就是说,那些前往中国东北部的日本开拓团民被丢弃不管,他们没能逃离出去,正如极力营救日侨的丸山邦雄所言:“他们就是身穿麻袋以御寒,手持空罐子乞讨的难民们。借用小说家安部公房更尖锐的说法,那些流落在满洲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170万名日本人,宛如一群急于奔向故乡的野兽!关东军与苏联军展开战斗,但是很快就落败了。关东军和满洲国军的日本兵被解除武装沦为俘虏。留在开拓村落的成年男子全被苏联军抓走,开拓团聚落几乎只剩下老人、妇女和孩子,他们凭著自己的力量南下逃离,进而在接下来的逃亡路上,产生了大量的遗孤和残留妇女。

残留者烙下的问号

日本在满洲国所做的弃民政策,也导致自食苦果的困境----遗华日侨的问问题。所谓“遗华日侨”,是指1945年日本军队从中国大陆撤退和遣返期间,遗弃在中国大陆的日本人。中国的称法叫日本遗孤,日本在1993年后,则称法称“中国归国者、残留日本人、中国残留日本人、中国在留邦人”等。依照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认定,他们将这些日本军队从中国大陆撤退和遣返其间被中国人收养的未满十三岁的日本人定义为遗孤,但是将那些十三岁以上的为了生存或自愿进入中国东北家庭的日本女性,视为是根据自己的意愿而留在满洲的,进而剥夺了残留妇女的日本国籍,并且不列入援助回国的对象。从1945年直到1993年,48年后才最终取消这种差别,将遗孤和遗留妇女一同视为归国的援助对象,统称为“残留日本人”。日本政府将日本遗孤分为两类,即“日本籍残留日本人”和“中国籍残留日本人”。前者是指现在拥有日本国籍,但在1945年9月2日以前来到中国大陆并在中国定居,在1945年9月2日以前就拥有日本国籍的人;或者父母在1945年9月2日以前来到中国,本人在中国出生定居,直到现在仍然拥有日本国籍的人。后者是指1945年9月2日以前拥有日本国籍,现在拥有中国国籍,并且在1945年9月2日以前来到中国并定居在中国大陆的人;或者父母在1945年9月2日以前来到中国,本人在中国出生成长并定居在中国大陆,现在拥有中国国籍的人。

作者邱振瑞简介:作家、翻译家,著有文化评论集《日晷之南:日本文化思想掠影》、《日影之舞:日本现代文学散论》、《我的书乡神保町》1-10卷(即出);小说集《菩萨有难》、《来信》;诗集《抒情的彼方》、《忧伤似海》、《变奏的开端》等。译作丰富多姿,译有三岛由纪夫《我青春漫游的时代》、《太阳与铁》、松本清张《砂之器》、《半生记》、《战争时期日本精神史》、《亲美与反美》、《编辑这种病》等等。

 

 

本文由:im电竞app下载 提供

文章评论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用户名:

    验证码: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